tragicomedy

止增笑耳。

K155

*盲狙浙江卷高考作文(浙江人浙江精神)瞎写,好歹赶在今天交卷了。

*修伞,压箱底的甜梗都拿出来了,就当是提前过七夕吧x

 

 

叶修被苏沐秋从嘉世网吧里拖出来,不情不愿地往外走。

 

“真要去?你确定?”

“要去,昨天不是答应沐橙了么?”

“不是我说,大夏天的,四十度高温,就一辆公交车,年年都有,怎么就非看不可。”

这说的是杭州的K155路公交车,每年七夕节的时候,车头的电子显示屏都会变成“KISS”字样,故被封为杭州爱情巴士的元老。小姑娘看到这种浪漫的东西当然就很激动,但是上高中之后暑假肉眼可见地缩短,提前返校补课,去的人就变成了叶修和苏沐秋。

“走到龙翔桥就可以了,不远的。”苏沐秋走在前面没看他,反正叶修也会跟上来。


于是叶修就跟着苏沐秋走。其实他也只是嘴上挣扎一下,心里知道去还是得去的。

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坏习惯,苏沐秋让他做事的时候总要讨价还价一番,也未见得能讨到什么便宜,或许只是想多讲两句废话,两人随便扯皮就很开心。

天气太热了。叶修走在路上忧国忧民,全球变暖又加剧了,这好像比他刚来杭州的那年还要热,雪糕拿在手里吃了一半就淌水的那种黏糊糊的热。

2012年叶修到杭州,还没有通地铁,从杭州东站出来要去西湖边,只能坐一辆人满为患的公交,怎么看都跟天堂二字相去甚远。西湖没有太好看,穿过拥挤人潮觉得还是打游戏好。他掏出了兜里的最后十块钱,然后出现在了苏沐秋面前。

现在想想,他在走投无路时,偏偏选择苏沐秋在的这家网吧,然后实力嘴炮挤兑到他气得说不出话,这也算是一种无可奈何偏又让人欢喜的宿命。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辆KISS公交正停靠站,两人却都有些踌躇。这车打扮得确实太花哨了,悬挂了太多装饰品,爱心图案过分到溢出,生怕单身狗不知道今天什么节日。简言之,一种被恋爱的酸臭味败坏了的审美。

“上吧。”叶修说。

“你先上。”苏沐秋谦让。

“不好意思就直说呗,”叶修笑了,“这车对你这纯情大龄处男来讲是成人了点。”

“我去,”苏沐秋忍不住爆粗口,“你不也是。”

“上吧上吧,师傅都等得不耐烦了。”叶修推了推苏沐秋,两人一块儿上去了。

 地铁通了之后公交车确实人少了很多,至少能在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来了,就是有点挤。两条大长腿并排放一起,不太摆得开,左腿蹭右腿的,叶修想着,好在也习惯了。


坐下来之后才发现并不知道目的地。

“这车往哪开的?”

“要么城站火车站,要么和睦新村。”叶修抬头看路线表两端。这也像是某种隐喻,车辆穿过市中心热闹人群,一端是远去,一端是永驻。而他现在漫无目的,两种可能同时存在,猫生死叠加,尚未因观测而坍缩。

“是和睦新村,”苏沐秋说,“房子又老位置又偏,可是房价还死贵。”

最近他和叶修两人签约嘉世之后,就开始想着买房的事情,拿出研究装备的精神开始研究楼市。叶修的钱也都在他手里管着,两人拼一起凑个首付。要不是他自己也接近赤贫,总觉得苏沐秋这种行为是在仙人跳。

浙江人真的爱买房啊,叶修想,而且很会赚钱。说到底,赚钱买房才是真的浙江精神吧。

他这么吐槽的时候苏沐秋白他一眼,我们总得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啊。


猫是活的。叶修确信了。猫活蹦乱跳,在他心里挠来挠去的。

是腿贴着腿太热了,还是这车上的成人氛围太浓重。他从最后一排一眼看过去,有几对年轻小情侣们拍完自拍之后,头已经开始往一块儿凑了。

看不下去了。真的看不下去了,他对苏沐秋说,“我觉得在这我不亲你一下都过意不去。”

“你有病吧。”苏沐秋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他。

叶修于是上下端详他,长得确实不错,平时看习惯了倒没发觉。这人骨骼发育程度不高所以显得清秀,下颌缘、下颌角都在逐渐清晰的过程中,被还未完全褪去的软组织若隐若现的包裹着,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眉眼间一派清疏明朗的少年气。

只是现在被他看得眼神躲躲闪闪,浑身发毛了。

 

“你看什么啊。”苏沐秋不满。

“怕了啊。”叶修开始拉仇恨,这一套流程他很熟悉了,激将法对苏沐秋最有用,“怕就让你亲我好了,你敢吗?”

“不是,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边上都是人看着呢。”偏偏这次没用。

“那就是害羞了,我懂了,”叶修点点头,一本正经,“闭上眼就看不见了。”

然后他满意地看到苏沐秋的耳朵已经红了,趁势抓住他作乱的手就亲了过去。黏黏糊糊地,夏天的雪糕又化在他手里了。

苏沐秋偏开头咬牙切齿地小声骂他:“妈蛋啊,刚刚真的被看到了啊!”

叶修失笑:“你是不是就会这一句骂人的话。”上次输给他的时候也这么说过一回,看来是真的被逼急了,得哄。

他抬头张望周边看看是谁在看,正好跟路人甲对上了眼神,想必是看到了刚刚那一幕。那人冲他不好意思地微笑了一下,像是在说对不起打扰了他俩一样,立刻转头装无事发生过。

苏沐秋也抬起头来:“你刚刚说什么?”

叶修:“我说…你们浙江人确实是挺温柔的。”

苏沐秋得意:“个么是的咯。”


道路两旁粉色的月季花开得很好,余光里一闪而过。




评论(11)
热度(40)

© tragicome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