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gicomedy

止增笑耳。

【0H/0529叶王生日企划】欲擒故纵

 @叶王生日活动组 


*叶宝21岁生日快乐!

*除了触发结合热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的向叶哨王设定(没有肉!!!),写得赶而且废话多,姑且快乐一下吧。

*最后有两句话喻黄。

 

 

1

叶修,一个平静地接受了“因为没有哨兵比你更强了所以你只能献身联盟孤独终老”的直哨思维灌输的向导,此前从没想过,当有一天真的收到来自哨兵的追求时,并没有一个人相信他。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正拆着寄件人署名为王杰希的快递,里面应当是上次从微草打劫来的千机伞需要的零件,却多了一张“生日快乐❤”的微草官周贺卡。因为是官方周边,所以生日快乐连同后面那个爱心,都是印好的。但叶修摩挲了贺卡半晌,仍从这个爱心中读出了些不同寻常的意思。

 

“我觉得王杰希不大对劲。”他说。

 

“怎么了?”方锐凑过来看他手里那张贺卡,然后不屑一顾,“这有什么稀奇,你不是每年都收到成箱的贺卡和礼物。”

 

叶修摇头:“这跟粉丝寄来的不一样。”

 

方锐眼神怜悯:“是的,刚刚的快递是到付。”

 

叶修思维发散:“之前我刚被嘉世赶出门,他就找上门来,还让孩子们给我送材料,这说明了什么?”

 

方锐对答如流:“他想锻炼年轻一辈,是认真负责的好队长。”

 

叶修循循善诱:“他后来还主动跟我们一起扫清了叛军先锋营,我在群里发问,他是第一个跳出来的。”

 

方锐沉吟片刻:“嗯…他乐于助人?而且微草当时也有需求。”

 

叶修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还在媒体面前,向着所有人,为我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声援!你说说,谁有过这待遇!”

 

“哦——”方锐拖长了声音,叶修赞许地看着他。

 

“我懂了,”他点点头,“你喜欢王杰希。”

 

 

2

众所周知,这世界上流传最快的,一个是秘密,另一个就是八卦。联盟里最喜欢传播秘密和八卦的,除了妹子,一个是黄少天,另一个就是方锐。叶修喜欢王杰希这件事,既是一个秘密,又是一个八卦,那么方锐要把它传播出去,就义不容辞。

 

“啧啧啧,不容易哎,老树开花了。”大家听到之后同情地说。

 

于是这段时间叶修就过得非常辛苦。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会向他露出一个“我懂的”的笑容,然后百转千回地嘘寒问暖,联盟脸T的光环仿佛消失。身为一个垃圾话技能满点并以此为乐的人,他完全不能接受,有朝一日自己所有的言语攻击会被解读为求而不得信息素失调的表现,从而被大度地宽恕了——这完全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动用私权把王杰希跟自己分到了一个房间——不是因为他真的喜欢王杰希,而是为了证明王杰希喜欢自己。

 

只有让王杰希自己亲口说出来了,他才能摆脱喜欢王杰希的标签,才能顺理成章地跟别的哨兵谈恋爱(如果能有的话),退一万步说,日后退役了他也能去正大光明地相亲,不被误解成什么情感上的失败者。

 

这很合逻辑。叶修考虑问题很周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方方面面都想到了,如何让王杰希承认,如何让大家承认,甚至包括了要准备一支录音笔随时记录证据,却恰好忘了另一位当事人的想法。

 

“听说你喜欢我?”另一位当事人王杰希若无其事地走进了房间。

 

叶修侧着头瞥了他一眼,王杰希脸色如常,整个人却透着点局促,盯着眼前仅有的一张大床僵硬站立,眼神闪烁不定。

 

这就来了!叶修脑中“叮”得一声,心想,这种时刻,他的回答对王杰希至关重要,如果把握住这次机会,王杰希说不定就能承认了!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叶修在假装风轻云淡上向来是很有本事的,比王杰希还要更胜一筹。他也镇定地盯着眼前的大床,漫不经心地回答:“这种八卦你也信?不会是你喜欢我吧,那我倒还可以考虑一下。”

 

他没有一句话说死,因为在这种互相试探的场合,讲究的就是个留白。只有在可以进退的这一段余地里,猎物才可能出于安全错觉而上钩,这就是欲擒故纵。如果直接否认,那么势必得不到想要的回答。

 

“嗯,没有就好,”王杰希淡然一笑,“也不知道联盟的人是怎么想的,让还未结合的哨兵向导住大床房,差一点就误会了。”

 

叶修冷漠:“啊,嗯,是哦。”

 

 

3

前面说过,关于让王杰希表白这件事,叶修事先做过充分的准备。心理准备是一击不中,再接再厉。毕竟王杰希也是差点跻身战术大师的人物,没可能这么容易搞定。具体操作则在网上翻阅了大量资料——“如何让对方先表白?”他偷偷摸摸在搜索框中打下这几个字,没想到还真的有很多人有类似的困扰。

 

一个匿名高票回答写道:“先聊天碰触一下禁忌话题,看看对方的反馈;然后日常接触制造一些亲密感,肢体碰触、亲昵称呼之类,观察对方的反应;最后单独约会,氛围到了,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第一步发生得太猝不及防,效果不佳,现在到了走第二步棋的时候了。

 

第二步不要太容易,叶修躺在床上想。此刻王杰希正躺在他身侧,刚刚吹干的头发比较蓬松,有点不服帖地鼓胀起来,下面是半截莹白脖颈,脆弱无防备地暴露在视野中。他们之间确实少有这样坦诚的时刻,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戳那一小段发尾,轻声呼叫专属昵称:“大眼儿,睡了吗大眼儿?”

 

他这么呼叫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王杰希没睡,那他就假装跟王杰希抢被子,然后制造一点肢体接触,看看他什么反应,如果王杰希很排斥,那他就成功抢到了被子,如果没有,那么王杰希就是喜欢他。另一种可能是王杰希睡了,这种情况比较不凑巧,因为他无从得知王杰希的反应,但也不无好处,比如他能制造更多的肢体接触,而且还不用抢被子。

 

不得不说叶修考虑问题真的很周全,但王杰希总是能以超乎想象的方式进行回击。

 

这是什么魔术?眼前的状况完全出乎了叶修的预料。王杰希似乎是有抱着什么东西入睡的习惯,一个翻身修长的四肢就缠了上来,眼睛却还紧闭着,呼吸也没有乱,脑袋还下意识地拱了拱,又抱紧了点。

 

怎么小孩儿似的。五六岁小孩儿才这副德性吧。最多八岁,不能更多了。

 

叶修动也不敢动的时候在默默地数王杰希的眼睫毛,也不知怎么长的,又浓又密,现在特别乖顺地趴在脸上,让人萌生一种触摸的欲望。他现在睡着了,叶修心想,于是他便顺从心意地伸出手,去蹭微微颤动的眼睫。

 

这可真有意思。王杰希的睫毛在他掌心里刮过,像手里正拢着一只柔软蝴蝶。这蝴蝶在他手心扇动几下翅膀,引发他精神领域一场风暴。风暴开口说话了,说你认识王杰希这么久了,怎么才知道他眼睫毛这么长,蹭起来这么舒服。认识多久了。八年了,认识这小孩正好八年了。叶修模模糊糊地想,他也睡着了。

 

 

4

结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比较凄惨,半边身子都是麻的。叶修盯着王杰希,希望他作出一个解释,身为一个哨兵抱着向导睡了一晚是不是别有所图。后者无辜:“我睡姿不大好,通常喜欢抱着被子,如果没有被子就会发生一些意外,这种情况我也不想的。”言下之意说叶修抢他被子了。

 

幼稚!多大人了还抢被子。叶修气得说不出话,昨晚王杰希八爪鱼他,被子还被卷走了压在身下,他只捞到一个被角,生活残酷,为什么王杰希睫毛那么软又那么多,毫无天理,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对不起,请你吃饭当赔罪吧。”王杰希又在笑了,他嘴里还衔着着牙刷,有点口齿不清:“毕竟向导是联盟的财富。”

 

王杰希挺少夸人的,因此夸人的话就比较单调,对着后辈说打得不错,对着对手也说打得不错,前者是鼓励,后者是礼貌。这句话跟鼓励和礼貌都没有关系,所以多半是揶揄。但是王杰希一笑,叶修就拿不准了,他在心里琢磨了五分钟,得出一个结论:王杰希在调戏他。

 

这结论增强了叶修的信心,毕竟他原本以为昨晚是败了的,结果却顺利得不像话——两人一起单独吃饭不就是约会了么!只除了一点美中不足,叶修坐下来一边掏打火机一边说:“为什么是来食堂?”

 

他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指责王杰希小气,也不是说食堂不好吃,而是因为从他们一进来,其他人的视线就齐刷刷地粘在他俩身上,就连刚刚打菜的食堂师傅都一边颠勺一边偷窥他俩,勺里的肉都被颠出去不少,让人十分心痛。

 

叶修说话的时候王杰希专注地盯着他的嘴唇,可能是长期吸烟的缘故,所以显得柔软而干燥。他的力道控制得刚刚好,唇上压出一个小褶,说话的时候烟也不掉下去,似乎是很温柔的。等叶修发现的时候,王杰希的手指已经抚过了他的唇尖——这是不是就跟他忍不住碰老王睫毛是一样的?

 

叶修短暂僵直,脑子里冒出成千上万个想法,这是第一个浮出水面的。这个念头的幻影长久地停留在他的脑海里,以至于接下来王杰希自然而然地抽走了他嘴里的烟都毫无反应,剩下的想法全部变成了海上浮动的白色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王杰希煞风景:“食堂里不能吸烟。”

 

 

5

所以说这世上就没有百分之百成功的攻略,事后叶修回忆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半小时之后得出两个原因。一是攻略本身的问题,含混不清,最后他们俩人坐一块儿,虽然环境不太好,但是氛围也到了(可以说是十分暧昧了),可就是没有水到渠成。第二个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这攻略对王杰希可能完全不适用。

 

攻略不适用有很多种可能,叶修这回思考了比较久的时间,最后不得不承认,其中最大的可能是王杰希其实并不喜欢他。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嘛,他也会犯,或许这种事情永远都是旁观者清吧。

 

叶修这辈子很少犯错,他似乎天生就经验多一点,天赋更高一点,比别人看得更远,往往还没人来得及发现失误他自己就已经修正过来了。现在他犯了一个长达一个月的错,错误的原因是他喜欢王杰希,而对这件事他确实毫无经验,也谈不上天赋。

 

他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这次联盟任务的尾声了。他的视线紧紧地追随着飘飞不定的魔术师,后者正以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展开攻势。虽说这本来就是战术的一环,但这一次王杰希确实太不稳定了些,连他都快跟不上了——王杰希刚刚遭受了攻击,现在已经是在勉力维持了吧。

 

在叶修的视野里,他的身影像是战场上一阵清凉的风,在广阔的平原上,被所有死者与生者身上的血腥味与呼出的浑浊气息一起,一点点地拉着坠落在鲜红的大地上,又冥顽不灵地向更高更远处飞去。

 

眼前的这一幕无疑比依照攻略设计出的任何一个场景都更具有冲击力。

不是上次王杰希抱着他入睡,不经意间色相的诱惑,蝴蝶不小心刮起的龙卷风;也不是王杰希触碰他的嘴唇,毫不起眼的温柔一击,留下难以消弭的惊心动魄的遐想;而是一种更深刻却更平静的打动,像是这个独自飞舞的身影已经烙印在心底很久了,这一次终于现出了原型,而且一经出现,就再也无法磨灭。

 

叶修在数睫毛的那个平和的夜晚,意识到自己认识王杰希已经八年了。现在又在混乱不堪的战场上意识到,王杰希这样一个人独自支撑也已经八年了。

 

 

6

任务终于完成的时候王杰希还是老样子,没什么事儿似的往回走。受了伤的也不止他一个,但好像只有他偶像包袱特别重,方锐就在边上嗷嗷叫唤呢,叶修心想,我得把他拦下来,于是就堵住了王杰希的去路。但他现在手里没有攻略了,就不知道怎么开口。王杰希用眼神示意他,有事启奏,无事快滚,然后就听到了一个黄少天附体的叶修。

 

叶修一点不带打结地说:老王我觉得你今天打的不太稳定,是不是刚刚受到的精神波冲击有点严重,导致你五感失调了,五感失调就很危险,尤其像你这种没结合的哨兵,一不小心就狂躁了,狂躁就容易诱发结合热,那么我就比较危险,因为你是我室友,发生什么事我首当其冲。

 

他嘴上一边说,心里一边想:我不是今天才这么多话的,我只是今天忍不住了。我一旦忍不住了,那么后果就很严重。严重的意思就是,今天如果王杰希要跑,那我也不会放他走。

 

叶修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才发现王杰希其实好像没在听,他整个人都离自己越来越近,这不对劲。直到被抱住的时候他才终于醒悟过来,这个王杰希实在是热得不像话。人形自走暖炉开口说话:“你说对了,我正要去找队医。”

 

叶修笑了:“要是找队医的话你抱着我干什么呢?现在全联盟都知道我喜欢你了,难道我还不如队医么?”

 

王杰希也觉得此事很好笑,于是他低头寻觅叶修的唇舌,免得自己笑得太放肆,然后很快就如愿地笑不出来了。而叶修心里产生了新的疑惑:王杰希的腰臀手感这么好,为什么第一晚他只顾着数睫毛呢?

 

 

7

“所以你知道怎么搞定你家向导了吗?”王杰希问。

 

“啊?怎、怎么突然说这个,不是在说你俩的事儿么?”黄少天措手不及,刚刚他听故事听了一半,以为接下来就是激情船戏,结果却面临着灵魂拷问,措手不及,有点害羞。

 

“不是你先来抱怨喻文州明明喜欢你,却一直不表白的么?”

 

“这跟你和叶修的故事有关系?”黄少天虚心发问,“要怎么做?”

 

“先聊天碰触一下禁忌话题,看看对方的反馈;然后日常接触制造一些亲密感,肢体碰触、亲昵称呼之类,观察对方的反应;最后单独约会,氛围到了,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那要是以上三招用完还是失败了呢?”黄少天不太放心。

 

“那你就假装自己其实对他毫无别的心思,甚至拒绝他给你做精神疏导,如果他真的喜欢你,自己就会忍不住的——欲擒故纵知道么?”

 

黄少天大惊失色:“天哪,所以之前所有的、所有那些都是你故意的么?”

 

“我不是我没有,”王杰希立刻否认,“我本来就应该去找队医,是他自己拦住我要给我疏导,结果却诱发了结合热的——这件事风险很大,后果自负。”

 

 

 


*好,那么这个三次叶修套路王杰希失败,结果他自己被套路了的故事就到这里。欢迎收看下一集:喻黄篇《正中下怀》(不存在的


评论(23)
热度(235)

© tragicome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