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gicomedy

止增笑耳。

荣耀旧事

*叶王(君莫笑x王不留行),带双花玩。

*逗比段子。因为太傻了所以删了前稿,可是这个paro我不会再写了,所以还是补档存一下。

 

 

0

就像那些民间脍炙人口的传说故事里,总有一个被鬼迷了心窍非要下嫁给屠夫的仙女,荣耀江湖里也有一个相似的流行版本,讲的是微草扛把子王不留行和黑心小贩君莫笑的爱情故事。

 

一天晚上,月迷津渡,雾失楼台,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背着一大包稀有材料返回微草,不料在埋骨之地遇伏,寡不敌众。他看不清来人的面孔,只有为首的指挥一直叼着根烟,红色的光点在暗夜里晃动。他问,你服不服?王不留行说,拦路抢劫,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并处罚金。

 

又一天晚上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王不留行体力将尽,正寻最近的服务区补给,恰逢君莫笑的摊子出现在荒郊野岭,标准黑店设定。王不留行没抗住锅里香气四溢的诱惑,不幸中招倒地。昏迷前他瞥见君莫笑悠然点上一支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第二天他醒来,竟已到了微草本部,他四处询问昨夜一事却无人知晓,恰如春梦了无痕迹。

 

其后一晚月白风清,夜阑人静,王不留行在列屏群山组队刷20人本,来的打1,出的奖励roll点。君莫笑携兴欣众人赶来,千机伞上红光如血流转。一队人吹吹打打热热闹闹,不像来杀boss的,倒像是来提亲的。王不留行问,是你?他笑,是我。于是君莫笑顺势抓住了王不留行的手,再也没有放开过。

 

这只是个江湖流传的版本。知情人士沐雨橙风听完笑眯眯地说,对也不对,实际如何……你们猜啊?叶下红和鸾落音尘叹息沐姐姐也变得心脏,风城烟雨安慰她俩,其实这个版本就是沐橙自己写的同人,你们自己也可以编啊。于是荣耀江湖里的传奇故事愈演愈烈,真相愈加扑朔迷离,难以探查。

 

笔者本着追根究底的考据精神,在历史的重重迷雾里艰难穿行,每次眼看走投无路山穷水尽,却又在不起眼的蛛丝马迹中求得转机,最终所有的困惑烟消云散,柳暗花明。倘若后人想要对真相有所了解,需费尽力气承受传说和真实之间的巨大落差,切身体会查证线索之路途凶险与每个看似巧合中的至大艰深。

 

一切都得从江湖秩序诞生之初说起。

 

 

1

早先荣耀江湖同所有的江湖一样,法师系格斗系势不两立,枪手系剑士系相爱相杀,圣职系暗夜系各自为政,腥风血雨,动荡不定,普通村民瑟瑟发抖,害怕光天化日之下就被抢到短裤不剩。直到现任主席冯宪君上台,宣布改革:终日打架,不事生产,不利于各职业系的和谐共处,不利于社会的长治久安,不利于荣耀的可持续发展……

 

一叶之秋在一线峡谷里停下了脚步,索克萨尔在空知林里悄悄放下了死亡之手,夜雨声烦停止了跟交易市场里的小贩讨价还价,石不转在卫风城的街道上抬起头推了推眼镜。半空中悬挂着红色四号黑体加粗的世界公告正反复播放着冯主席刚刚的讲话,确保每个居民都能知道:从今天起只会打架没有用了,必须得有一门谋生的手艺了!各家公会纷纷改头换面,注册商业联盟,成立民营企业,本分做生意。冯主席拊掌而笑,劳动改造人本身,马哲诚不我欺。

 

自此,荣耀江湖秩序重建,史称和平新政。

 

2

微草,如其颜色所表明的那样,是一家邮局。

荣耀江湖,开网店的数不胜数,轮回是开网店的,神奇也是开网店的。但是邮局只有微草一家,因为微草的急件是送的最快的。微草最好的快递员就是王不留行。人如其名,快到不留行踪。

 

江湖上总有传闻,某家千金/某家公子爱上了送包裹的帅小哥王不留行。他骑着扫把在淡蓝的月色中轻叩窗户,蝶翼眼罩遮住半张俊美的脸,签收完毕立即潇洒而去,留下一地摇曳的星辰。于是更多少男少女疯狂下单,彻夜在窗边守候,企图抓住王不留行的袍角。

 

就此事夜雨声烦曾经好奇地向王不留行求证,当事人高冷地表示:假的,都是假的,我向来都只送到自提柜。夜雨声烦知道了,那联盟各家公会的大神们也就知道了。一叶之秋感到心情有一点好,原来微博上那些骑着扫把的剪影都是怀春少年们自己P的。

 

但是他没有告诉过王不留行。无论是他很欣赏王不留行酷炫的飞行轨迹和在空中飞翔的猎猎身姿,还是他暗自欣喜过这样的轨迹和身姿只有他能捕捉到。很多很多这样的事情,他都没说。毕竟那时候他还年轻,总觉得未来长远前路无尽,有的话可以以后再说,有的事可以以后再做。殊不知时间往前走,有时会抹掉以后。

 

3

一叶之秋消失的时候没来得及跟任何人打招呼。任何人包括了王不留行。

但是大家都没有很意外,江湖偌大,发生什么都不让人意外。一个人消失了,过一段时间换了个人似的又出现了,这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并不是夺舍,这不是修真文,只是一种传承的方式。就像张家所有的族长都叫张起灵一样,嘉世的老大仍然叫一叶之秋。

 

王不留行去见过他。原先的一叶之秋是很土的,手机也没有,微博也不玩。可是现在一叶之秋很酷,而且自己也觉得自己最酷。年轻人这点最要不得,王不留行很生气地打了他一顿,冷酷地想:没有人可以跟我比酷。

 

不告而别真的是非常糟糕的方式,他皱着眉想。12月最新一期荣耀日报的版头宣告,荣耀江湖人口已经突破一亿三千万了,翻过来是人口红利的一些宏观分析云云。他管不着这些,只知道人口多就意味着竞争更加激烈,孩子们的压力太大了。可是总有一天他也要离开,把微草交给木恩,不过前提是交代好后事平稳过度。

他对东家和对继承人都有一种过度保护的倾向,但说到底怎么样才能算平稳呢。他折起报纸放在一边,他还有时间,他不会步百花的后尘。

 

4

百花曾有过一段与微草一样辉煌的岁月。可是上一年度与微草竞争联盟年度最佳企业失败之后,CEO百花缭乱突然不辞而别,百花内部大乱,匆忙推举的继承人未能达到前辈的高度,今年竟是一蹶不振。

 

或许这场离别在几年前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百花的衰落在第一任CEO落花狼藉离开的时候便已初显端倪。那时百花缭乱在门口眼睁睁看着他拖着负伤的身体走远,仍不失狂剑骄傲地挺直了脊背,手拢在嘴边冲他大喊:等我挣到了钱,我给你找最好的大夫!到时候你再回来百花当老大,我还给你当副手,再也不跟你吵架了!我们一起带百花拿冠军呀!

 

尽管他知道,有些伤病是江湖里最神的神医也无法妙手回春的。这几个月百花谷飘散的药味已经盖过了花香,主治医师们开会讨论了一次又一次,希望接连破灭,这些天终于只剩下了叹息与劝慰。他知道,落花狼藉更是知道。

于是百花缭乱就倚着门框在七月的骄阳里失声痛哭起来,只有远处传来青年带了笑意的爽朗声音:好!

西部荒野再也没有血色繁花盛开。

                                                 

也许一叶之秋不告而别是怕大家为他哭泣吧。王不留行想,可是也只有这个自恋的家伙会觉得大家会为他伤心了。他可是不会为这件事难过的,为这个嘲讽、垃圾话、没下限、老没正形的一叶之秋!

 

好吧,或许有半个铜币的难过,不能更多。他又在心里补充。

 

5

君莫笑与王不留行第一次见面,是寄快递。

 

1kg以内同城10金,送到布尔斯镇15金,空积城20金,溪山城40金,其他主城30金。每增重1kg加5金。王不留行熟练报价。

 

啧,真贵。而且只有蓝溪阁驻地格外贵。君莫笑扫了一眼他身后一堆待分拣的包裹,看到一个羞怯的小魔道学者,大概还是实习生,估摸着价格会便宜点,反正他这批货不着急。那个可爱的小魔道呢?他笑得像个不怀好意的猥琐大叔。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王不留行一脸严肃。

 

君莫笑无语,这个人总是脑洞清奇把天聊死。我是怕你扛不住,你看那么多包裹,圣诞老爷爷驾着驯鹿也送不完啊,让孩子们帮你分担一点。他说得实心实意,绝口不提自己其实是想省钱。

                                                                                                                                                        

土也像他,不要脸也像他,突如其来的关心也像他,王不留行想。似是故人来。

 

6

嘉世,如其颜色所表明的那样,是一家火锅店。连锁店遍布荣耀江湖大城小镇,以热情周到的服务出名。他们最别具特色的服务是,如果你一个人去吃火锅的话会给你对面放一只玩偶熊。在那个“孤独的十个等级”火遍各大公众号之后,嘉世迅速蹿红,一时间一人一熊吃火锅成为流行,微博票圈的返图比比皆是。

 

时髦boy王不留行自然也是要去的。但轮到他的时候,对面没有熊,只有一个一叶之秋。一叶之秋淡定地说,客官你好,我是你这桌的抱抱熊。

我是来网红店拍照发票圈的你坐在这里干什么!王不留行瞪眼,希望对方能从眼神中读出自己的多余。瞪眼攻击失效,一叶之秋仍坐着不挪窝,假装自己只是一只无辜的抱抱熊。

 

过了一会儿,一叶之秋看着王不留行吃得津津有味,红红的辣油抹了满嘴,自己也饿了,忍不住开口,老王给我一口,就一口那个竹笙虾滑。王不留行冷酷拒绝,不行,你现在不过是一只熊。

一叶之秋哀叹,我还怕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吃火锅尴尬,你就这样对我。

傻逼,你坐在这看我吃我也尴尬。王不留行赶紧夹了一筷虾滑堵住他的嘴。

 

那顿火锅吃完一叶之秋没有收他钱。王不留行本来坚持要给,他说,那就收你半个铜币吧。荣耀江湖发行的最小货币就是一铜币,王不留行给不出只得作罢。他后来想,那人心脏得很,这是故意要他亏欠,永远也还不上,不然凭何怀缅。

 

7

其实就算没有那半个铜币王不留行也总是会想起过去的一叶之秋,他们往往在一些精神松懈的时刻突然出现。

 

在终年冰雪覆盖的布吉尔村庄被空中飞舞的红叶迷眼,在流离之地的塔楼逆光处有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在迷罗古城的剑冢里缠绳散乱无风而动,掠过骨龙深渊上方时未熄的业火碰撞出火星与混着叹息的灰霾,听传说中总在透露生命密码江湖终极的世界之树絮絮叨叨。

 

王不留行致力于将微草物流覆盖到荣耀江湖的每个角落,每个角落都有一叶之秋之前留下的脚印。

 

“一叶之秋到此一游。”

歪斜的狗爬字像他对这个江湖开的恶劣的玩笑,安静地等待着,等风吹去上面覆盖的尘土,等一个人发现。

破坏公物的罪魁祸首已经不见,王不留行打算为他保留这个秘密。

 

8

后来王不留行又见到君莫笑,是在下雨的街头。

 

所有街头的小贩都收摊回家了,只有君莫笑不慌不忙撑起千机伞,挂上60w白炽灯,在凄风冷雨里晕开一片柔和的光圈。锅里继续热气腾腾,那些在白日里不显眼的水蒸气具象化起来,袅袅地向上攀升,雾气后面一张脸若隐若现。让人想起冬天夜晚的寒风里烤红薯的大爷,或者清晨很早就出摊的卖油条豆浆小馄饨的奶奶。在王不留行还小的时候,这些街头的商贩给过他温暖的回忆。

 

他扶了扶帽子走了过去。君莫笑头也未抬,客官要点什么?在这吃还是打包带走啊?

在这吃吧,香菇炖鸡面,谢谢。

好嘞,客官里边请,本店还提供免费烘干服务。君莫笑边说着手上动作不停,今次你来得正好,上次夜雨声烦来只剩一包榨菜了,面汤都没有。

王不留行把湿透的帽子、长靴和风衣都脱了下来,坐到电暖炉边上烘自己的打底裤和大长腿。

 

君莫笑端着面走过来,仍是絮絮不休,像很久不见的老友。你不要仗着微草有暖气就不穿秋裤,在天上飞的时候也超冷的,每年冬天是不是都双脚冰冷。他没用问句,不由分说把王不留行的脚揣到自己怀里捂着,就像穿着厚棉袄的东北老大爷往袖子里揣着自己的双手,还帮他按脚板底穴位。

 

王不留行痒了一下没挣脱掉:我他妈竟然有点心动。

但是他回去后也没听君莫笑的劝告,毕竟花花绿绿的秋衣秋裤实在太丑了,可能只有君莫笑才能毫无心理负担地穿上它招摇过市。

 

9

最近王不留行觉得自己也快到时候了。

他开始一点点放权,就像君莫笑对他说,他不能一直做靠山。冬虫夏草隐隐有了昔日治疗之神的光辉,飞刀剑已经打得过夜雨声烦了,木恩上次赢了自己之后终于有点自信了。他十分欣慰地把自己流放到不重要的位置上,像猫提前预知死亡,从容安排自己的后事。

 

他很久没有再去君莫笑的小摊,只在报纸上关注他的动向。兴欣成立,重回联盟,嘉世宣布破产,又是大面积的人事重组。在兴欣的队伍里他还看到了昔日的索克萨尔和落花狼藉,他们摇身一变成为迎风布阵和再睡一夏,而百花缭乱终于又是百花缭乱了,落花狼藉的搭档却已变成花繁似锦。时光流转,有些事变了,有些情没变。繁花血景又盛开在西部荒野,荣耀江湖依旧繁荣昌盛。

 

越明年,兴欣夺冠,君莫笑又消失了。

这一次大家都很意外,毕竟他的状态看上去好得很,兴欣虽然政通人和,但也是个百废待兴的状态,大家以为他还要再为兴欣健康工作五十年。

 

王不留行有一点懊恼。那个雨天君莫笑离他太近,他自以为洞察一切:“是你?”

“是我。留行,……”没等他说完王不留行落荒而逃,生怕他说出什么自己无法拒绝的话来。事后他倒觉得自己情怯得好笑,明明他也不是不想给。

 

空中又挂着红框黑底透明度80%的世界公告了,冯主席宣布了联盟的下一个五年计划:世界那么大,我们去看看。邀请江湖各路高手走出国门,与其他大陆展开友好交流访问,谋求共同发展。

 

王不留行在家收拾行李,走下楼时却早有人撑伞在等。

“只要心怀荣耀,就还能再回来。”君莫笑向他伸出手,“老王,能载我去苏黎世吗?”

“要收费的,”王不留行说得一本正经,“半个铜币。”

 


 

*一亿三千万:动画第一话

*火锅店的熊:海底捞(看到这条请给我广告费

*关于老王一直嫌弃老叶的配色:

叶修真诚地说:红配绿,赛蓝雨。

老王:我他妈被你说服了。



评论(15)
热度(201)

© tragicome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