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gicomedy

止增笑耳。

春宵苦短,恋爱吧少年!

*叶王:纯情少年。

*第二人称叙述尝试。上垒三题。

 

 

#拥抱#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大小眼的,你自己也说不清。

可能就在刚刚,全明星团队赛,你们一起狠狠地揍翻了霸图和百花,赢得干脆利落,漂亮。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洞悉彼此的意图,打出完美的配合,那感觉很奇妙,技能交换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也同时被交换了。

也可能是前天,新人挑战赛,他绷着脸拿着话筒棒读:“叶秋前辈蝉联两届联盟冠军,我一直很崇拜他,借这次机会向他挑战。”你在台下差点没笑死,私底下约战那么多回,除了你没人知道他不成熟的样子,其实就一小孩儿。这想法让你感觉很高兴,他这样讲,好像你们之间的关系需要被藏起来,是秘密。你得意过头,上半场走神严重,好像故意放水。——差点儿就输了,好险,他比上周PK的时候又进步了。

或者更早以前,你第一次见到王杰希,他微草队服里套了一件很普通的连帽衫,还意气风发又骄傲着,左眼不服右眼雀跃——完全不是后来那样,后来他穿很有型的风衣或者西装,规规矩矩衬衫领带把自己敛起来,连同打法一起敛起来——但全都是你喜欢的,你全部全部都喜欢。让你想起你的十八岁,以为世界在自己脚下铺开,随时可以飞起来。你讲话耿直,“想赢我可没那么容易”,他没生气,“我知道”,于是有了后来的那些夜晚,你们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像振翅的蝴蝶,酣畅淋漓。

 

现在你想到要表白。你不知道怎样才不算突兀,被拒绝也不突兀,还能继续做朋友。或者最好,你能抱抱他,无论表白成不成功。成功的话那是顺理成章,失败也算个安慰——如果这样开口是不是很像撒娇?你脑子里冒出这样的念头,卧槽这可多吓人。初恋真的麻烦,你毫无经验,手足无措,甚至想到去咨询你自诩老司机的弟弟——等等难道要用着他的名字去表白吗?

给你考虑的时间不多,因为已经在散场,至少你得先把人留下来,微草明天就飞回北京了。你追上人,真正拿出你嘉世队长的气势,邀请他参加你的队内聚会,因为你是此地东道主,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你请客理直气壮。他没拒绝,撂挑子给气得跳脚的副队,一个人跟你走了,这也很好,一会儿他相熟的人便只有你一个。

你们所有人挤在一块儿,先灌醉了老吴,又一堆人起哄给你敬酒。喝醉也许是个好理由,对的错的都推给酒精,第二天醒来全都忘掉。但你酒量真的差,也不知道能不能在秒睡之前说出那些胡话。你犹豫,没想到有人醉得比你更快。苏沐橙喊你:“叶修哥,王队醉了,你送他回去吧。”你无奈起身,把他架出门,今天也许是没有机会了,你觉得有些可惜。你问他住在哪个酒店,好送他回去。他不回答,只是在你腰间的手收紧了些,口齿清晰地喊你的弟弟:“叶秋,叶秋……”

一目了然,他为什么醉。

你转过来抱住他,在他耳边吹气:“叫我叶修。”

这下你们的关系真正地成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接吻#

第三赛季结束,你二十一岁,刚刚建立了一个王朝,正处于一生中的黄金时代。你想爱,想吃,想打游戏,想一直一直是冠军。后来你知道生活有时事与愿违,你一天天老下去,可是这些念头并没有消失。——开玩笑吗,它们怎么会消失呢?

尽管你预见不到那些,但就二十郎当岁那会儿,没什么不好,没什么坏的,没什么是错了。你有充分的理由放纵自己的野心,这野心里有荣耀,也有王杰希。你站在隐蔽的决赛场馆出口抽烟,看他一步步朝你走来,身后嘈杂的人群和炎热的空气一起融化、消解,变成不可捉摸的能量,把你定在原地,情绪一泻千里。

你又觉得自己很小了,脚也落在了实处。莫名其妙地想起半年前的晚上,他的清醒也只持续了那么一会儿,你们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只剩赛场再见,所以你们的关系好像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不过没关系,一切错过的还可以补赎,可以追回,还有明天。你才二十一岁,夏天还很长。

 

所以如今你学着如何恋爱,像所有的情侣那样,吃饭、看电影,走过北山街、断桥、白堤……垂柳万条,水波荡漾,游人如织。这些地方你之前来过吗?它们像是存在在那里,千百年只为等着你们来见。这想法对你来说过于浪漫了,但刚刚在灵隐寺,你看着他非常认真地鞠了三躬,方把香郑重地插在殿前的香炉里(那香灰太软他试了几次),突然意识到他确实是有些特别的气质,某种遥远的,你说不上来。

接下来几天王杰希微信运动步数频频占领好友封面,甚至超过了日常锻炼的老韩,手机不停嗡嗡嗡响,是点赞的震动。方士谦熟悉他懒散性子,问他怎么大夏天突然发疯,他怼回去。你心里有些发酸:“王大眼儿你这么受欢迎啊。”他隔着墨镜眯着眼看你:“是,你说我是怎么看上你的?”这种时候,你笨拙地在谈恋爱的时候,他离你非常近。

 

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做,最后还是打游戏。                                        

你们进了嘉世对面的网吧,查验身份证的时候老板娘大惊小怪:“王杰希?!”你赶紧挡住他的脸打圆场:“那哪能,我这朋友正好同名。我一直觉得吧,成年才能进网吧这点特别不科学,搞得网吧跟什么成人场所一样。”你成功吸引到老板娘的仇恨:“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这里规矩做生意的。”大隐隐于网吧,你们坐了C区两个机位,没人能想到,五年半后你会坐在斜对面那个位置,重新开始一段旅程。

你们下本,PK,一边闲聊。聊上个赛季,霸图缺一个控场的牧师,蓝雨也要换新人了,自家战队的情况反倒不谈。聊下个赛季,你说嘉世是冠军,他说赢的会是微草。你说京城连快递都收不到,不如转会跟着哥混?他不屑一顾,冬天连暖气都没有的地方,冻哭了的时候可以来求我。

所以为什么陷入这样幼稚的争论?屏幕突然暗了,你看见他轮廓的阴影,很具体生动的,那一小片笼罩了你。

“大眼儿,有些事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你沉声道。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说出你的名句。

“还有接吻,”你笑了,“要来一个吗?”

“当然,为什么不?”

屏幕挡住了其他人,你们从容地交换了一个吻。

你觉得自己又飞起来了,并且想把网吧变成一个真正的成人场所。

 


#不可描述#

那天你们最终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就是魔术师约会神秘男子他们竟然在网吧做出这种事?简直惨绝人寰。幸好夏天的裤子比较空旷,为了掩饰尴尬,你掏了掏兜说,“我出去抽根烟”。“嗯”,他竟然没嘲笑你,不过你没空在意这个,不然你就会知道其实他也没比你好到哪儿去。

可是从那之后你内心激荡,对王杰希充满各种想象,脑子里全是不堪入目的画面。比如现在,他对着你嘴巴一张一合,你就想起嘴唇摩擦舔舐齿列的触感,如何呼吸着他的面容掠夺他口中的空气,逼他的心脏以更猛烈的搏动回应。当然,他反击的时候你也同样狼狈,只能扣住他的腰身揉捏,然后他就会松懈下来,因为他怕痒。这点真的可爱,但你也太卑鄙了吧叶修?

“叶修?叶修?”

“啊?”

“刚刚经理给我打电话要我提前回去,队里有点事儿。”

这会儿你开始觉得夏天短了。——王杰希就这么走了?这怎么行,这怎么行?你叼住他的嘴唇,手伸进T恤里面想索要更多。

最后也只是帮彼此打出来而已。你晕乎乎地看着他:“要烟吗?”“后烟啊?”这到底算不算件事儿?你笑了笑没说话,自己点了一根烟又把烟盒递给他,他拿了一根点上,偏开头笑了。

 

从此你愈发放心大胆地不要脸起来,隔三差五去调戏你的小魔术师。有时他理你,有时他不理你,任你一个人无聊地发情。但偏偏这种无聊最让你无法自拔,对面的无动于衷也是回应本身,因为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让你知道。

比方说你非常幼稚的占有欲发作的时候,明明是你想要,但你偏偏不说自己想,非要逼着王杰希说想。如果他不说,你就反问,你不想?语气里填充了竟然两个字,仿佛刚刚他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想王杰希大概觉得你神志不清,满脑子黄色废料,颇为唾弃,但年轻人没办法,就是控制不住地作死,而且乐在其中。

有一回他终于理你,单回了一个字:“想”。这话可能带电,噼里啪啦带起一串高压火花,瞬间贯穿脑髓脊柱和灵魂。你感觉自己鸡儿梆硬,偏偏心又极软,脑子里全都是完了,完了完了,这是下半身和上半身全都一块儿落到王大眼手里了。接着你就看到他又回:“想日你,你不想?”刚刚翻涌的爱意被浇了个透,这题真难答。

你不得不正视一个所有cp粉们都非常关心的问题,谁上谁下。你暗戳戳地去看叶王tag下的热门文章,发现大家对小王的印象停留在全明星叫你“叶秋前辈”的时刻,一点不符合真实人设,因此你可能并不能让小王对你欲拒还迎欲罢不能。你一咬牙点开王叶tag,发现每个小王都一边喊你“前辈”一边操得你嗷嗷叫,还挺凶。

所以这就是事情的起因了。你做好了攻略,买好了装备,预备跟王杰希发生点什么,什么都可以,什么都正当。你亲完摸完之后猛踩一脚刹车,大公无私地对小王同志表态:“咳,那什么,我上下都可以,你……”小王同志在床上直勾勾盯着你,吐字:“要吗?”

 

日后你终于明白,无论是欲罢不能还是嗷嗷叫,都不过是少女们贫乏的过于浪漫化的想象,而真实的王杰希,让你的一切都失速,仿佛回到十五岁弹钢琴,身体比大脑先作出反应。你赤条条地抱着王杰希,担心他是不是不太舒服,还没开口,听见他哑着嗓子说话:“叶修,我爱你。”你一阵眩晕——毕竟你已经预备听到他的埋怨——这表白实在超出预期。

真的这样说了吗,而不是其他的什么话?这样的话,含着并不日常出现的字眼,为什么偏偏发生在这样的时刻?而不是什么更隆重的,更配得上那个强大的词语的时刻。

这样的时刻你们皮肤贴着皮肤,脚黏着脚,在一片狼藉的空气里,什么都不做地抱在一起,像某种安静奇异的植株。你亲吻他后颈支棱的椎骨,感到熨帖的爱意从他的皮肤开始生长、蔓延过来,泡开毛孔的那种暖。你终于确定,如果这世界有任何真实可言,那一定存在于你们之间,存在于此刻。

夏天被你们挥霍掉了,秋天也很好,你心里仍旧枝繁叶茂。它们无声无息地生长着,终将抵达更高远的地方。



评论(14)
热度(182)

© tragicome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