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gicomedy

止增笑耳。

水风·双玄·随便写写

*小甜饼里没能讲出来的东西。


水风

一开始水师给我的印象仅仅是狂傲而已。

五百盏长明灯,高居第八,在他口里却被说成“不过是”,那排在第八名后面的神官,岂不是连“而已”都不如?他也并非不知此话不妥,但他就是要这么说,因为不惧。(91章)

师无渡只是坐着,并不起身,神情也并不如何倨傲,只是一派理所当然。(91章)

可能在他眼里,超出神武殿也同样理所当然。

 

后来才知道他的狂傲直指死亡,内含一种毁灭性的力量,让人格外颤栗。

 

142章,第一遍看的时候最感动的是师无渡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那里。

诗人问: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后人问: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师无渡说:你懂个屁!我痛快得很!

想做便去做了,管他生还是死,对还是错!强大到疯狂,疯狂到死亡,死亡也不惧。我看着也觉得痛快得很。

这种极端的人格在讲求中庸的中国传统文化里很不多见,所以谢怜很震惊。谢怜当年固然也“知其不可而为之”,但是他所走的毕竟还是道德和正义的路,而水师把自我的意愿凌驾于一切之上。生命/道德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茨维塔耶娃说,我要从所有的大地,从所有的天国夺回你!这是师无渡给青玄改命。

海明威讲,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这是师无渡嘲笑贺玄。

水师是个极端的浪漫主义者,他是注定要与无望至极的命运做抗争的,他的毁灭也是一种必然。到最后贺玄给的两条路都不好,他便自己选第三条,他宁愿和师青玄一块死。他拒绝得救,他是黑暗的伊凡·卡拉马佐夫,“拯救所有人,否则无人得救”,“即使我错了,我的愤怒也将坚持下去”。

 

后来看第二遍,才注意到一个细节。

贺玄道:“磕头。”师无渡眼睛盯着师青玄,口里道:“好。”

这一眼,真是唉,泪流满面。他不是怕了贺玄,他只是被戳中了软肋。师青玄比生命和道德,比他的骄傲都重要。若为青玄故,三者皆可抛!

从此站定水风骨科。

 

后来回头翻104章。

原来他十六岁就和师青玄相依为命,原来师青玄被白话真仙发现是因为“有一天晚上,师无渡与人切磋入了迷,比平时晚了好久都没回去”,而“师家家业已垮,师无渡能请来的道人法师毫无办法,也无力怒砸百万功德,向上天直接传达自己的声音”。

戴着超厚的cp滤镜我开始脑补,他大概是有点愧疚的,无论是自己当年晚回家,还是当年自己没有钱。所以他飞升当神官,一定要当水师掌财运,一定要给师青玄改命。小时候那算命先生说,师青玄必须尽量低调,不许出风头才能平安度过一生。他偏偏要风头出尽,张扬至极,比天还横。所以师青玄随随便便散出去十万功德,宴会上公然怼裴将军,他都惯着。 

哎呀,所以要是师青玄想搞他哥哥呢,他是不是也惯着(露出邪恶的微笑)。



双玄

贺玄,最虐我的是他说:“我给过你机会!”

 

我对贺玄理解的出发点来自于戈夫曼的一段话:“在许多面具和各种角色背后,每个表演者往往都是一种孤寂的神情,一种裸露的未经社会化的神情,一种全神贯注、独自肩负着艰难而又险恶使命的神情。”

贺玄作为明仪的时候是孤独的。一是他没有朋友,除了师青玄。二是他不是他自己,师青玄的朋友是明仪,不是他。如果摘了明仪的面具,师青玄怎么看他?所以他和师青玄的关系里,都是师青玄一头热,并不仅仅是贺玄的性格原因,更因为贺玄他不敢爱得太深。

 

但是没用的,太迟了。不怪贺玄优柔寡断,只怪师青玄太可爱了,他没办法也不舍得彻彻底底地拒绝,所以只能一步一步沦陷下去。

或者怪他之前的生活太悲惨,所以师青玄的出场在他艰难险恶的鬼生里显得那么温暖动人,贺玄才不由自主地沦陷在师青玄的温柔里,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机会。

 

其实这是在给他自己机会。他也是极骄傲的,所以机会也给得不动声色。但是他的内心几乎是在乞求师青玄了,但凡青玄抓住一次机会,他就不至于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猜测一下,要是师青玄抓住机会了,他可能会偷偷搞死师无渡,然后继续假装明仪,继续做师青玄的好朋友吧。

反正你看,他已经习惯了当明仪了。每年中秋宴斗还能进十甲呢,你猜他会不会想,若是自己没死,也应当年年岁岁有今朝?

反正你看,他可是铜炉山厮杀出来的绝境鬼王。那十年里,比那十年更久的岁月里,他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了。身为明仪的孤独跟每天你死我活相比要轻松得多吧,他想。

师青玄是他黑暗生命里的一束光,为了这束光他愿意永远一个人站在黑暗里。

 

但是师青玄没抓住机会。

废话啊,他又不知道明兄干嘛要阻拦他当然选哥哥啦。

于是我忍不住想,要是贺玄一开始告诉师青玄,你哥当年搞死了我和我一家四口人,我现在要搞死你哥报仇,你别过来我就放过你,师青玄还会不会去。

当然这个可能性不存在,师青玄应该庆幸这种可能性不存在。他只会说,“我想死。”

 

我之前写贺玄看师青玄,“无辜的人最可恨,最可恨之处便是其无辜”。其实严格地讲,师青玄并非纯然无辜,他的性格太怯懦。

谢怜讲他两次对付白话仙人,“第二次,对别人来说,可能就没什么用处了。毕竟情况特殊。它找上的是我。”

所以对师青玄,我多少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要是他跟怜怜一样坚强,说不定就没这么多事儿了。不过,一是上面说的水师惯的,人生太顺利,这么多年除了白话真仙没受过什么挫折,怜怜的命运可悲惨多了;二是白话真仙毕竟比白话仙人厉害,后面谢怜也被吓到了。

 

所以贺玄可能很羡慕花城的。

一是花城一开始就以鬼的身份出现在谢怜面前,没有面具;二是谢怜性格坚强,背负得起命运的重量。

可惜了。他纵然舍不得动师青玄,但也没办法再面对他了。

我脑补过两个结局。第一个是俗套的,囚禁play(原因大家懂得嗯)。第二个是一别两宽。贺玄说,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躲得远远的,此生再不要让我找到,我便留你一命。不过这里可能贺玄会用愤怒和仇恨隐藏自己的难过(就像他说“你想的倒美”的时候),然后说,我要你带着愧疚与恐惧挣扎着活下去,孤独终老。

前者,贺玄必然以复仇者的身份(而非全部的他自己)面对师青玄,太虐了。后者,恐怕是贺玄更不想找到师青玄一点。

 

无解。

还是想想他们当初有多甜吧。


10.27 03:57补充:突然想起我脑补过另一个结局。

贺玄说,你哥灭我全家改我命格,我杀他是为报仇,现在我也给你个机会报仇。你面前四坛骨灰里,有一坛是我的,选对了,我便任你摆布。选错了,你任我摆布。如何?

评论(17)
热度(199)

© tragicomedy | Powered by LOFTER